網路資訊有賺有賠,瀏覽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
這個部落格的主人個性機車又愛罵人喜歡的東西也很跳痛,心臟不強小心踩到地雷。
我沒有逼任何人看我寫了什麼我也沒逼誰認同我寫什麼,
別忘了這是我的日記,假如您不認同我寫的東西慢走不送,浪費時間跟我吵對您也沒好處。


第一次留言麻煩請留下您的暱稱或是名字,這是一種基本禮貌也方便我認識您,謝謝。
有寶塚相關問題先參考這邊再問(2015/08更新)
寶塚相關初心者懶人包請參閱這裡

需要連絡請寄此信箱chienenemoe★gmail.com (★→@)

当ブログは宝塚・ディズニー・ミュージカル・ゲームの話題がメインですが、メタルギアシリーズやエロイカより愛をこめてなど硬派な作品も大好きから、時々硬派な(?)書き込むがありますので、ご注意してくださいね。
一応中国語で書いてますが、管理人は台湾人ですヾ(´▽`)中国人ではございませんよ(;´∀`)
日本語は自分で習いましたので、文法が怪しいかもしれません、時にも悪口がありますから、ご容赦ください。

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由拉姊----------------------------------------------!!!(大哭)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嗚哇啊啊啊好感動啊啊啊AIAI演到Cleopatra耶啊啊啊(感動奔)
KIMUSHIN你一定要讓AIAI穿Amneris孔雀裝出來啊(咦?)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北車站的SAE看板(前幾天經過的時候發現被換掉了O_Q)





快兩個月前拍的了(大汗)...好像是遙久祭前一天拍的|||Orz
(底下沒了不必點)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剛剛跑去找資料的時候看到某網路詞典,
連來連去看到櫻戰的時候忍不住手癢去給它加了歌謠秀介紹和SW5角色(毆死)
雖然寫得蠻隨便的不過這就是愛啊啊啊啊啊啊(?)

總之大家沒事的話也可以去給他修修減減(底下沒了)






其實我也忍不住去改摳爺那邊的NeoRomance系列...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忍不住去開譲的事件來翻譯XD|||
當然是ネタバレ滿載,不能接受的人麻煩不要看下去XD|||




不確定該怎麼翻比較好的地方我先跳過||||Orz

這段是六章「鎌倉、平家の暗躍」裡的壓牆事件XD(毆)

望美
「譲くん,最近似乎沒有什麼精神呢,
 是不是因為一直作著惡夢呢…」

望美
「對了!就去求個護身符給他吧。」
望美
「以前……就像譲くん的祖母給的護身符一樣。」
望美
「這樣的話,
 應該可以讓他安心一點吧。」

ヒノエ
「啊咧?
 妳要上哪去啊?」

望美
「我想去求一個護身符。」

ヒノエ
「那麼,勇敢的公主妳是打算一個人去嗎?」
ヒノエ
「那裡可是有怨靈在徘徊著的唷。」
ヒノエ
「這個時候只要叫我一聲,
 我就會跟著妳一起去的唷。」
望美
「謝謝、ヒノエくん,
 那麼就一起去吧。」

(轉景)
望美
「原本只是打算出去一下下的,
 沒想到這麼快就天黑了啊。」

ヒノエ
「呼呼,
 還好有帶我一起去吧?」

望美
「抱歉,麻煩你陪我一起去。」

ヒノエ
「不會,我覺得很值得的,
 今天玩得很快樂,
 掰啦。」

(ヒノエ離開,譲出現)

「……看起來玩得很快樂嘛。」

望美
「啊,譲くん。」


「這麼晚了還不回來…」

「何かあったかと
 生きた心地がしなかったのに」

望美
「(譲くん,
  生氣了嗎…?)」
→『我去幫譲くん求了護身符唷』
→『抱歉,
  什麼都沒有說的就跑出去了』
→『我明白了,
  我以後會注意的』
→『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我只是出去一下而已耶』

望美
「我去幫譲くん求了護身符唷」
  

「我的事情(註:晚上夢到惡夢的事)怎麼樣都沒有關係,
 請妳不要在意。」

「…妳一直都是這樣,
 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心情呢。」

「或是其實已經發覺了、
 卻還是一直對我做著這麼殘酷的事。」
望美
「…我、做了什麼對不起譲くん的事嗎?」


「あなたにないがしろにされて,
 妳覺得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嗎?」
望美
「耶……?」


「妳…
 似乎還不太明白呢。」

「妳身為白龍的神子,
 是八葉捨命保護的存在。」


「被大家所傾慕、被眾人所愛,
 是沒辦法的事…」

「--不、
 思おうとしていたけれど」

「請妳告訴我,
 妳到底是如何看待我的?」

望美
「譲くん是…
 對我來說…」

→『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喔』
→『是八葉的天之白虎吧?』
→『是青梅竹馬吧?』
望美
「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喔。」


「是這樣的話、到底是為什麼!」(傳說中的壓牆來了XD)

「如果說是覺得我那麼重要的話,
 為什麼要對著其他的傢伙微笑?」

「從以前到現在,
 妳對我對妳的心情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

「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種折磨啊。」
望美
「譲、譲くん」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
 我就一直喜歡著妳。」

「不管是春天、夏天、秋天還是冬天,
 我的眼神就只追逐著妳一個人的身影。」 

「即使妳在意的人是哥哥也一樣。」

「即使是這樣、只要能一直在妳身邊我就沒有關係,
 但是……!」

「………………なんてみっともないんだ,
 我是…」

「而妳也一直都不知道這樣的我。」

「我也很厭惡這樣的自己…
 雖然厭惡…卻無法停止這樣的心情。」

「就這樣…決定一直把這樣的心情隱藏起來。」

「不想破壞和妳之間的關係。」

「但是最後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沒有人知道。」

「いつまで生きていられるかなんて誰にもわからない!」

「來到這個世界後的事、知道自己會死的事,
 都沒有讓我感到懼怕。」

「只有想到,
 妳可能成為別人的所有物的這件事讓我害怕。」

「如果我不在人世了的話,
 不知道妳會對著誰微笑呢。」

「……很可笑吧?
 請嘲笑這樣的我吧。」
望美
「譲くん……」

→『我也是喜歡譲くん喔』
→『不要說什麼不在人世的話!』
→『我該怎麼做呢,
  我不明白啊』
→『抱歉,我沒有辦法回應譲くん的心情』

望美
「我也是喜歡譲くん的喔。」
望美
「所以、請不要再露出那樣的表情了。」

「學姊……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呢,
 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如此的痛苦。」

「因為我是如此的愚昧,
 所以只要給我那麼一點點的希望的話……」

「勘違いしてしまう
 違うとわかっていても、
 それにすがってしまう」

「あなたのことをあきらめれば幸せになれるのだとしても--」

「俺はあなたを想ったまま、
 不幸になった方がいい」
望美
「……怎麼這樣…………」

「…對不起,
 讓學姊感到困擾了。」

「請忘了今晚的事吧,
 就當做是做了個可笑的夢吧。」


(我妹一直覺得讓君這段一定是因為睡眠不足才抓狂的)(爆)

底下這段是八章「失われた温もり」譲死掉的那段。
說真的這段我真的在看的時候從來沒有哭過,
但是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在打這段的詞起來的時候反而開始難過了|||Orz


望美
「譲くん…!」
望美
「譲くん!?
 譲くん,
 振作點啊!」

「學姊…妳沒事……吧?」

「太好了…
 妳沒事,
 這樣就好了。」

望美
「不要啊!
 像這樣、
 像這樣…我討厭這樣啊!!」
望美
「我們答應要一起回去的啊……!」
望美
「一起回到…
 原本的世界的啊……!!」

「不…學姊、
 我早就明白這件事了。」

「思っていたよりは
 ずっと……ましかな」

「今日だとは…………
 こんなにすぐだとは
 思わなかったけど…」

「在夢中…
 就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了…」

「…就是如此、所以早已有所覺悟了吧。」
望美
「為什麼夢會--為什麼夢會…
 這是騙人的吧!
 未来なんて見えるわけない!」
望美
「不要死心,
 不要這樣想啊!」

「」
(對不起我發現我忘了弄這句Orz)
望美
「誰啊! 誰來啊…請救救他!
 拜託--誰來啊……!」
望美
「譲くん的血、
 流個不停…啊…」
望美
「…求求你、
 しゃべらないで、
 譲くん!!」

「學姊……請不要哭泣…
 妳哭了嗎……」

「我只想著要保護妳的事…」

「如果可以保護妳的話…我想這是最好的了,
 不是嗎…………」

「……我也、不想放棄啊,
 但是沒有辦法。」

「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
 離開妳的身邊啊…」

「……………………」
望美
「譲…くん……?」
望美
「譲くん…
 騙人的吧……
 這樣…是騙人的吧?」
望美
「起來啊、喂!
 像這樣…我討厭這樣啊!」
望美
「譲くん……!!」



底下這段就是六章「運命の上書き」命運上書後望美再見到譲的時候了。


望美
「這裡是…
 鎌倉那裡景時さん的宅邸?」
望美
「今天是--譲くん人呢?」
望美
「譲くん?」
望美
「譲くん!」

「啊啊,早安,學姊。」
望美
「譲くん…」

「再稍等一下,
 早餐就快要做好了。」(望美撲上去)

「學、學姊!?
 怎、怎麼了嗎?
 發、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望美
「沒什麼,
 什麼都還沒有發生!」
望美
「…………っ…」

「學姊,
 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事嗎?」

「是作了惡夢嗎?
 像這樣的發抖著…」
望美
「是真的、
 真的譲くん吧?」

「嗯,我人就在這裡,
 所以,請別再哭泣了。」
望美
「嗯,也對,
 譲くん的確是在這裡。」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就保持這樣再一下子可以嗎?』
→『抱歉、みっともなく
  泣いたりして』
望美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放心吧,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

「……冷靜點了嗎?
 是夢到了什麼惡夢嗎?」
望美
「那可不是夢,
 但是呢,我明白了。」
望美
「我,是喜歡譲くん的」

「耶…?
 呃、這、這個,
 妳在說什麼?」
望美
「就是跟話裡一樣的意思啊。
 是和青梅竹馬、
 朋友的意思是不一樣的。」
望美
「--我喜歡你。」

「耶……」

「不、不行、
 妳一定是搞錯了吧。」

「我不是妳所想像的那樣,
 我不是一個溫柔的人啊。」

「妳知道我平常都在思考些什麼嗎?」

「我想要獨占妳一個人、
 希望妳只看著我一個人。」

「只要是接近妳的傢伙,
 我全都要親手埋葬…」

「像是這樣的思考著可怕的事啊。」

「所以,
 請不要再接近我了。」

「如何呢?
 開始討厭我了嗎?」
望美
「譲くん,
 你不要隨便自己決定我的心情!」

→『我喜歡譲くん的這件事,
  你不要自己隨便否定!』
→『你是希望我討厭你嗎?』
→『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


望美
→「我喜歡譲くん的這件事,
  你不要自己隨便否定!」

望美
「我希望,
 譲くん你相信我。」

望美
→「你是希望我討厭你嗎?」

「不是這樣的!
 請不要討厭我啊!」

「我,
 一直以來都喜歡著妳啊!」

「--啊…」
望美
「嗯、我也是喔。」

(以下共通)

「學姊…或許妳不相信,
 妳和我的心情是一樣的。」

「從小時候就開始的希望……」

「無法實現的願望和原本想放棄的想法,
 竟然真的實現了。」

「我現在還是覺得有點混亂呢。」

「但是,這是夢裡所沒有的。」

「現在的我非常的幸福,
 比起世界上任何一個人。」
望美
「那麼,
 就讓我們一起幸福的過下去吧,嗯?」


「好的,
 是妳帶給我這樣的希望的。」



終於翻的差不多了(趴),
雖然很多地方明明大概知道是啥意但是卻翻不出來貼切的所以跳過,
還有很多地方我知道我在亂翻(死)
反正大家大概知道是怎樣就好啦(逃跑)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