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活動扛大行李又看臺灣公演之後的結果就是連續兩天晚上睡不著覺,
昨天發狠貼了四塊休足時間之後反而在沒貼的地方盛大的肌肉痠痛了(吐血)

留言回家再回,總之先記幾個這次花組臺灣瞥到讓我非常驚恐的翻譯:
1. 愛之小船瑪莉跟菲爾遜說能慰藉我寂寞的心的人只有你(印象中應該是)的翻譯,
居然寫「慰藉我寂寞芳心(後略),說真的會有人自己形容自己的心是芳心嗎?
(這種用詞錯誤大概就跟想寫小女子結果寫成小女變成自己的女兒一樣蠢啊)
當下看到突然讓想起當初腐雲國就是在翻譯不斷的把臉頰翻成粉頰、腰都翻成纖腰看到第二集後讓我憤而摔書的事....=__=

2. 菲爾遜向路易十六告辭要回瑞典,
十六最後說「我們會覺得寂寞的」翻成「我們會懷念你的」
他人沒死為什麼要用懷念啊........(好歹也是想念吧?)

3. 安德烈的歌「白ばらのひと」歌詞「白い香りの 芳しく」變成乳白芬芳體香乳白芳醇體香(感謝朋友再確認)
....................KIKI這次出番都已經沒有柚香多了死的時候還被大家嘲笑,連翻譯都這樣整她到底.....
這首歌的歌詞是在形容奧斯卡跟白玫瑰一樣高雅怎麼會翻這麼變態啊!

4. 最後羅莎莉熬湯給瑪莉希望她至少喝一口,
瑪莉喝了之後回答的台詞意思應該是「最後能喝到你用心熬煮的湯(後略)」
結果翻譯「最後能喝到你溫馨的湯(後略)這..............溫馨是這樣用的嗎?


想到還要再看一場拔臘覺得有點痛苦OTZ
是說今天看到藪下哲司杯杯貼他朋友來看的REPO說很意外臺灣人看到安德烈死的那段爆笑,
其實說真的臺灣人對凡爾賽玫瑰的認知度的確沒有大到大家都很清楚角色關係的程度(有因為最近出眼線液跟睫毛膏才知道奧斯卡跟瑪莉的一般人就要偷笑了),
所以在如此台詞幾乎都在介紹背景而不是「演」出角色關係的劇本之下,
安德烈才登場第二次而且幾乎在沒見到奧斯卡的狀況下就用如此誇張的手法死了,
我才不信對所謂「樣式美」沒有認知的臺灣人不會笑...
(第二天可能是因為發現前兩場被笑了所以就沒死那麼久比較沒人笑了)

今天早上看了這評論之後突然發覺為什麼這次感覺好像ㄏㄋ的瑪莉演得特別有感情的原因,
其實是沒時間才大量讓角色們的台詞刻意的講述故事背景,所以沒看過原作的人根本很難情感代入,
只有在那段小孩被革命黨抓走的時候真的有用「演」的方式表現了角色的心情吧...=__=


--
延伸閱讀(喂)
多想五分鐘,翻譯可以不要讓安德烈當變態(恨意滿點)
這首歌到底有難翻到哪裡去真的不懂啊(翻白眼)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