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幾天還是來翻XD
這作品我喜歡了十二年終於等到再演,明明CAST都很不錯居然賣得不太妙讓我實在很痛苦,
想說是不是過了那麼多年再演,當年看過感動過的華語圈粉都離坑了,
現在大部份的人又沒有看過,想翻譯的人大概手邊也沒劇本,所以想了幾天還是決定來試一下XD
總之內容會把幾乎能翻的都翻出來,除了什麼歌聲變強啦音樂進來之類的會省略這樣。
角色名假如查得到英文拼法的話會用英文的音譯(例如Mary在日文裡會翻成メアリー但是在中文不能翻成梅亞莉而是一般大家都知道的瑪莉)。

簡單說明一下,這個故事是改編自韋爾第的歌劇阿伊達,主要描寫被埃及俘虜的衣索比亞公主阿伊達(Aida)和埃及將軍拉達梅斯(Radames)和埃及公主安奈麗絲(Amneris)三人間的情愛糾葛,但寶塚版比起愛情戲感覺上更重在呼籲和平......orz


(有標M的地方都是有曲子,粗體除了每場開始外的標示都是歌詞)


偷一下wiki的配役表(括號內為新公)
 2003年星組2005年星組
中日劇場公演
2015年宙組
拉達梅斯
(ラダメス)
埃及將軍
湖月わたる
柚希礼音
湖月わたる 朝夏まなと
桜木みなと
安奈麗絲
(アムネリス)
埃及公主
檀れい
陽月華
檀れい 伶美うらら
遥羽らら
阿伊達
(アイーダ)
衣索比亞公主
安蘭けい
麻尋しゅん
安蘭けい 実咲凜音
星風まどか
阿莫那斯羅
(アモナスロ)
衣索比亞王
一樹千尋
真汐薪
一樹千尋 一樹千尋
穂稀せり
法老
(ファラオ)
埃及王
箙かおる
祐穂さとる
箙かおる 箙かおる
留依蒔世
烏巴爾德
(ウバルド)
衣索比亞王子
汐美真帆
大真みらん
真飛聖 真風涼帆
瑠風輝
凱培爾
(ケペル)
埃及士兵
立樹遥
綺華れい
嶺恵斗 愛月ひかる
和希そら
梅雷路卡
(メレルカ)
埃及士兵
柚希礼音
夢乃聖夏
大真みらん 桜木みなと
秋音光
卡曼帖
(カマンテ)
衣索比亞家臣
真飛聖
彩海早矢
綺華れい 澄輝さやと
七生眞希
撒烏菲
(サウフェ)
衣索比亞家臣
涼紫央
鶴美舞夕
麻尋しゅん 蒼羽りく
潤奈すばる

 


劇本/木村信司

第一場 石壁
M1 「甦る魂(甦醒的靈魂)」

由巨大的砂岩所堆疊起的石壁,
從石壁中的雕刻中,衣索比亞王家的長子、阿伊達(アイーダ)的長兄──烏巴爾德(ウバルド)甦醒了。
烏巴爾德「我・・・」
看著握在手裡的染血短劍。
烏巴爾德「我一直以為・・・我了解我的妹妹阿伊達。一直認為她愚蠢、自以為是,是個背叛者」
衣索比亞的囚犯們出現。
烏巴爾德「但是我,其實並不明白」
衣索比亞王家的家臣──卡曼帖(カマンテ)甦醒了。
卡曼帖「我們已經這樣的徬徨三千五百年了。看啊,什麼都沒有改變,什麼都沒有明白過。我是・・・這個世界也是・・・」
家臣撒烏菲(サウフェ)甦醒了。
撒烏菲「那時候我們這些衣索比亞人被埃及人給俘虜。只有時間不斷的流逝,只有時間・・・現在也・・・」
過了三千五百年,烏巴爾德終於開始明白一切。
烏巴爾德「・・・就是因為過了這樣長的時間,就是因為有這樣失去意識般長的時間,我才終於開始明白。阿伊達,那傢伙到底說了什麼・・・她的願望到底是什麼・・・」
石壁打開,來自黃泉之國開來的小船到達,乘著死亡之船的拉達梅斯(ラダメス)和阿伊達甦醒了。
合唱「啊啊!清白的兩人啊!」
烏巴爾德「愚蠢的人,其實是我啊」
合唱「愚蠢戰爭的最後・・・」
烏巴爾德「自以為是的人其實是我啊」
合唱「成為活祭的短暫生命啊!」
烏巴爾德「如果一切可以再重來一次的話,一定要離開這樣的黑暗之中,不惜一切再次重來!」
烏巴爾德和囚犯們聚集到舞台中間,拉達梅斯和阿伊達走上銀橋。
合唱「失去的時光無法重來 只有靈魂的記憶 化做歌聲 迴響不已・・・」
合唱「就是現在 傳唱吧 這兩人的故事! 現在 現在 就是現在 傳唱吧這兩人的故事! 相愛的這兩人 這兩個人的故事!」
拉達梅斯和阿伊達擁抱。



第二場 伊希斯神殿
M2「新的戰爭(新たな戦い)」

隨著不穩的音樂拉達梅斯和阿伊達被分開,從兩邊花道離開。
埃及戰士們出現,將烏巴爾德的劍奪走。故事開始了。
烏巴爾德「喂,還給我,把我的劍還給我」
石壁打開。埃及的法老坐在王座出現在伊希斯神殿,戰士們將卡曼帖和撒烏菲帶走。
烏巴爾德「(掙扎)可惡!給我記住!我會要你們付上代價的!(興奮)衣索比亞可是不滅的!新的戰爭開始了啊啊啊!!(離開)」
法老宏亮的唱起歌。剩下的衣索比亞人被埃及人給鎮壓住。
法老「為了新的戰爭,需要新的戰士!」
埃及人「需要新的戰士!」
法老「伊希斯神不久之後就會啟示我們吧 帶給祖國埃及勝利的 新將軍的名字!」
埃及人「新將軍的名字!」
法老「衣索比亞 將再度對我們出手 時間緊迫 選出的將軍 將身著金色的鎧甲 率領著數千的兵力 將會我們引向勝利吧!」
埃及人興奮的歡呼。
埃及人「將勝利!將勝利!將勝利!將勝利!將勝利!」
埃及人頌讚法老。
埃及人「太陽之神 拉的兒子 法老的國家 萬歲!」
法老「預言即將啟示!這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選出的將軍將會・・・」
埃及人「帶給我們埃及 更多的勝利!」


第三場 石壁

M3 「埃及正擴張著領土(エジプトは領地を広げている)」

石壁關起,戰士拉達梅斯登場。
拉達梅斯「預言即將啟示・・・這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選出的將軍將會・・・」
拉達梅斯「如果那將軍會是我的話・・・!不,絕對會是我!」
拉達梅斯心中充滿對戰爭的興奮,歌著走上銀橋。自由奔放的。
拉達梅斯「埃及正擴張著領土!宛如鵰般 俯瞰著世界 捕捉著獵物 那偉大的羽翼 那一定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拉達梅斯「埃及正擴張著領土!宛如雄獅 不畏卻一切 殺盡各獵物 那恐怖的利齒 那一定是我!是我!是我!是我!冒險是沒有範圍 沒有盡頭的持續著 越過河流 渡過海洋 奔馳在大地 朝著勝利戰鬥到底 為了永恆的榮耀不斷祈禱!」
拉達梅斯「埃及正擴張著領土!第一個被祝福勝利的將會 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音樂停止。阿伊達從下手花道出場,跟其他衣索比亞的女性囚犯跪下。
阿伊達「拉達梅斯大人」
拉達梅斯「阿伊達」
阿伊達「安奈麗絲(アムネリス)殿下即將光臨」
拉達梅斯「阿伊達,在我的面前妳不需要這樣拘謹」
阿伊達「不,我只是這個國家的囚犯而已」
拉達梅斯「不是的,妳是衣所比亞的公主,是救了我一命我才帶妳回來的」
阿伊達「然而現在我成為了埃及的囚犯,跟這些人一樣」
阿伊達指向囚犯們,囚犯們抬起頭。
阿伊達「・・・現在故鄉衣索比亞已經如此的遙遠」
拉達梅斯「這樣悲哀的日子即將結束了」
阿伊達「結束?」
M4「結束 不會結束(終わる 終わらない)」
拉達梅斯「是的 將結束 埃及會再度和 衣索比亞戰鬥」
囚犯(女)「和衣索比亞戰鬥!」
拉達梅斯「不 請不要嘆息 埃及得到勝利之後 衣索比亞將會自由」
囚犯(女)「衣索比亞將會自由?」
拉達梅斯扶起阿伊達。
拉達梅斯「埃及戰鬥 是為了世界的和平 以神的名義 守護正義 因此埃及戰鬥」
阿伊達大笑。
拉達梅斯「(困惑)妳為何笑?」
阿伊達「不!不會停止的!不管哪方得到勝利 戰爭都不會停止的」
拉達梅斯「戰爭不會停止・・・」
阿伊達「沒錯 是不會停止的!和平只不過是一時的 倖存的會是誰呢」
拉達梅斯「倖存的會是誰呢?」
阿伊達「所以再度的鬥爭!」
阿伊達「國家與國家的戰爭 只是為了自身的利益 不管是誰贏了 不管是誰輸了 鬥爭是一直持續著的!」
曾經是阿伊達的侍女的法特瑪(ファトマ)禁不住跳出來。
法特瑪「我的兒子被你們殺害!」
(譯註:底下這串角色應該不會再出來了所以不翻誰是誰)
囚犯ヤナーイル「(激動)我的父親也是!」

囚犯フィブラーイル「我的母親也是!」
囚犯們包圍住拉達梅斯。(譯註:底下這段其實還挺糟糕的,寫出來有種真的好嗎的感覺)
囚犯ヤナーイル「我的父親 被你們手腳扯斷 五馬分屍了!」
囚犯フィブラーイル「我的母親 受了你們的士兵的辱・・・」
囚犯マーリス「我的哥哥 眼睛被挖出來・・・」
囚犯イブリール「我的兄弟們都被刺死・・・」
囚犯マーユー「我的・・・啊啊!(無法言語)」
囚犯ユーニュー「我也・・・!(無法言語)」
阿伊達「看著吧 憎恨是永遠無法停止的!」
拉達梅斯「戰爭 是為了得到和平!」
阿伊達向拉達梅斯諫言。
阿伊達「戰爭 只會產生新的戰爭・・・」
阿伊達「不管是誰贏了 不管是誰輸了 鬥爭是一直持續著的!
拉達梅斯和阿伊達對峙。
拉達梅斯「假如戰爭結束的話 我一定會讓衣索比亞自由」
阿伊達「那種事是絕對不可能成真的」
拉達梅斯「不,我一定會成就的。如果伊希斯女神啟示我就是將軍的話」
阿伊達「(注視拉達梅斯)・・・拉達梅斯,對你來說讓衣索比亞自由有什麼意義」
拉達梅斯和阿伊達注視對方。
拉達梅斯「意義嗎?・・・等我勝利之後,再來好好的告訴妳」
石壁上傳來高聲。
安奈麗絲「拉達梅斯!」
M5「安奈麗絲的登場(アムネリスの登場)」
領著女官們,安奈麗絲由石壁上登場。拉達梅斯低下頭,阿伊達和囚犯們跪下。
安奈麗絲「拉達梅斯,原來你在這裡啊」
拉達梅斯「高貴、敬畏的安奈麗絲殿下」
安奈麗絲「敬畏的?你為何需要這樣?把頭抬起來吧」
拉達梅斯抬頭,安奈麗絲伸出手。
安奈麗絲「啊啊 你的眼神!」
拉達梅斯「啊啊 這個人的眼神・・・」
安奈麗絲「貫穿內心的眼神・・・」
拉達梅斯「這看穿內心的眼神・・・」
安奈麗絲「其實畏懼的人是我・・・」
拉達梅斯「我是為何而畏懼呢・・・」
拉達梅斯再度低下頭。
安奈麗絲「拉達梅斯,為何你要這樣拘謹呢」
拉達梅斯「因為妳是埃及國王、法老的女兒。而我,是保護國王的戰士。我們之間是有著距離的」
安奈麗絲「我明白了。我也遵守這樣不越過這個距離吧。好的,所有人都下去吧,我有話要跟拉達梅斯說」
所有人離去。
拉達梅斯「等一下,阿伊達」
M6 「就像尼羅河的川流(ナイルの流れのように)」
拉達梅斯「不久我將啟程,(脫下戒指遞給阿伊達)所以,請妳留下這只戒指」
阿伊達不肯收下戒指。
安奈麗絲「慢著,為何你要給囚犯信物?」
拉達梅斯朝向阿伊達。
拉達梅斯「這個人 是我從衣索比亞帶到這裡來的・・・」
安奈麗絲「所以?」
拉達梅斯「如果我不在的話 將會沒有人可以保護她」
三人各自唱出自己的心境。
安奈麗絲「不是的 不是的 那個眼神!那如同包圍著她的溫柔眼神!至少這點我明白 直到現在從沒見過的 這個人的・・・真心!」
拉達梅斯「不是的 不是的 她不是囚犯!那高潔的 『衣索比亞』公主!至少這點我明白 現在我胸中焦慮的 就是我的・・・真心!」
拉達梅斯「從相遇的那一天開始 我的心被吸引 與日俱增 不覺暗中起誓 總有一天要將公主的故鄉 遙遠的衣索比亞自由!」
安奈麗絲「不是的!」
拉達梅斯「不是的!」
阿伊達「啊啊啊啊不是的!」
安奈麗絲「不是的!」
拉達梅斯「不是的!」
阿伊達「其實他交給我信物時 我開心的顫抖!但是那個人是與我祖國戰鬥的人 即使這樣也被吸引的人!」
阿伊達「恐懼與愛 時時接近著我 這樣的我・・・逐流而去!」
拉達梅斯與安奈麗絲「將一切都逐流而去!」(譯註:好啦我真的想不出この身を押し流す該怎麼翻)
三人「將一切都逐流而去!喜悅 及痛苦 蜿蜒交錯 高漲的感情之類的都逐流而去吧」
全員「就像尼羅河的川流!」
三人「流去・・・被流去・・・」
全員「就像尼羅河的川流!」
音樂停止,傳令者1從石壁上跑來。
傳令者1「傳令!傳令!衣索比亞・・・(喘息)衣索比亞攻打過來了!(倒下)傳令!」


第四場 孟菲斯神殿
M7 「傳令~伊希斯的占卜」
隨著音樂石壁開啟,隨著銅鑼的聲音拉達梅斯、阿伊達、安奈麗絲與女官及囚犯們停下動作。
孟菲斯的神殿中坐著法老,左右的戰士們揮舞著拳頭歌唱。
戰士們「敲鑼了!敲鑼了!是預告戰爭的聲音!」
傳令者1來到法老面前。
傳令者1「傳令!衣索比亞人越過國境,現在已經接近底比斯!燒了我們的穀物,毀壞我們的神殿,埃及大地現在被黑煙所包圍!」
戰士們「啊啊 我們的埃及!」
傳令者1倒地,傳令者2跑進。
傳令者2「傳令!領導衣索比亞軍的是阿莫那斯羅!」
戰士們「衣索比亞王 阿莫那斯羅!」
舞台前跪著的女性們呼應。
女性們「阿莫那斯羅!」
阿伊達「父親大人!」
傳令者2「底比斯已經全副武裝,準備接受來自衣所比亞的攻擊!請務必派出援軍!」
戰士們「派出援軍!」
傳令者2倒地,瀕死的傳令者3衝進。
傳令者3「傳令・・・!在底比斯的戰鬥已經開始了!請儘快!派出援軍!(最後一口氣)」
傳令者3死亡。
戰士們「他死了・・・!正在死去・・・!我們在這樣的時候 埃及的戰士們正一個個的死去!」
法老充滿自信的高聲唱起。
法老「聽著!衣索比亞的人民選擇了毀滅的道路 背叛太陽神拉的人 將會自己跳入火坑中 我將會讓他們知道 自己將迎接這樣悲慘的結局!」
全員「啊啊!(伴著各種哀號及喊聲)」
法老「伊希斯神 啟示我們將軍的名字 神官即將宣佈 聽著這個名字!」
神官長奈賽爾(ネセル)開口。
奈賽爾「從・・・虛・・・無・・・中・・・創・・・造・・・出・・・這世界・・・的神靈唷・・・賜予世界・・・生命的・・・阿頓唷・・・」
奈賽爾「我們頌讚祢 請用祢的話語啟示 帶給我們勝利的 勇敢之人的・・・名・・・字・・・」
拉達梅斯「請一定要是我的名字・・・!」
安奈麗絲「啊啊 期待與・・・!」
阿伊達「啊啊 不安在・・・!」
全員「心中沸騰著・・・!」
神官們「那人的名字是・・・」
全員「啊啊・・・!」
奈賽爾「拉達梅斯!」
全員「拉達梅斯!」
拉達梅斯仰望天空站立。
埃及人「讚美吧 神所選出的人!」
法老「拉達梅斯!」
埃及人「喔 喔喔!」
拉達梅斯走向法老,法老賜予拉達梅斯聖劍,拉達梅斯傲然拔出劍。
埃及人「神啊 願祢與他同在 守護埃及!」(譯註:我妹「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的概念」)
石壁關起。


第五場 石壁
M8「喔喔衣索比亞(おおエチオピア)」
阿伊達與囚犯們留在石壁前。
法特瑪「阿伊達公主...」(譯註:我想了很久到底這邊的さま該怎麼翻才好,就先用公主吧OTZ)
囚犯們「阿伊達公主…」
阿伊達「這樣用著神的名號,發動戰爭、使人死去。但神創造這個世界…?如果這是真的,那這世界只不過是沙塵所造出的宮殿罷了。在那創造出的手中,一切將不留痕跡的消逝吧」
法特瑪「請告訴我,我們的祖國衣索比亞也會有得到勝利的一天嗎?」
囚犯們「還是埃及呢?」
阿伊達「你們,是在向我問戰爭的勝敗嗎?」
法特瑪「阿伊達公主…!難到您不想回去嗎?」
法特瑪接著唱起。
法特瑪「回到那片豐饒的…非洲大地…!」
囚犯們「天空湛藍 花朵競放 草原大地芬芳 人們 鳥兒 所有的生物 都是受到這乾燥的風吹拂 像是歌唱著般活著的大地」
阿伊達「想回去。…好想回去啊」
囚犯們「喔喔 非洲大地…」
阿伊達「但我已經對鬥爭的勝敗沒有興趣了…」
囚犯們「喔喔 衣索比亞…」
法特瑪「阿伊達公主」
阿伊達快步往花道,烏巴爾德出現。
烏巴爾德「喲」
阿伊達「烏巴爾德。(注意到烏巴爾德的短劍)哥哥」
音樂停止。烏巴爾德伸出手上的短劍。
烏巴爾德「我要復仇。我啊,要用這把劍報復他們。(用短劍指著妹妹)阿伊達,你是把自己出賣給埃及了嗎?」
阿伊達「出賣?你在說什麼」
烏巴爾德「少裝傻了,我在說那個拉達梅斯的事!」
M9「你是奴隸」
烏巴爾德質問。
烏巴爾德「我看到了」
阿伊達「看到什麼?」
烏巴爾德「他送你戒指 而你很開心的樣子」
阿伊達「你也看到了不是嗎?我沒有收下啊」
烏巴爾德「我知道的」
阿伊達「你又知道了什麼!」
烏巴爾德「你的心被那個男人所吸引」
阿伊達「那個男人又是在說什麼!」
烏巴爾德追迫著阿伊達過銀橋。囚犯們在舞台前看著一切。
烏巴爾德「你啊 一天一天 變得更像卑踐的奴隸 乞討著感情 乞討著同情 沒有感情就活不下去 你只不過是個奴隸!」
阿伊達「才不是!」
阿伊達逃向上手側,家臣卡曼帖迫近。
卡曼帖「阿伊達公主殿下」
阿伊達「卡曼帖」
卡曼帖「你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那位公主殿下了」
阿伊達「你在說些什麼,原本只不過是奴僕的你…!」
卡曼帖「看著你讓我覺得悲哀」
阿伊達「悲哀?」
卡曼帖「你明明應該是更加堅強勇敢的女子!」
阿伊達「我…我一點也沒有變!」
卡曼帖「你已經 一天一天 變得更像他們的奴隸 逃避戰鬥 害怕戰鬥 卑躬屈膝茍且偷生 只不過是個奴隸!」
阿伊達「住口!…住口、給我住口!」
阿伊達往下手花道。家臣撒烏菲出現,跪在阿伊達前。
撒烏菲「公主殿下 墾求你…」
阿伊達「撒烏菲…。連你也?」
撒烏菲「變回原本的你好嗎…」
阿伊達「連溫柔的你也…」
撒烏菲「請賜予我力量」
阿伊達「力量?」
撒烏菲「向憎惡的埃及戰鬥的力量…!」
阿伊達「這種事,我辦不到!」
男人們責罵阿伊達。
男人們「變了!變了!」
烏巴爾德「你變了!」
男人們「變了!變了!」
烏巴爾德「變成奴隸了!」
連本舞台上的囚犯們也加入。
衣索比亞人「變了!變了! 你變了! 變了!變了! 變成奴隸了!」
烏巴爾德拔出短劍。
烏巴爾德「我啊 跟你…不一樣!」
烏巴爾德和其他衣索比亞人離去。法特瑪離開前停留了一下。
法特瑪「阿伊達公主,請您別忘記您身為公主的身份」
所有人離開剩下阿伊達一人留在舞台下手側。
M10「阿伊達的信念(我所看到的事物)(アイーダの信念(私に見えたもの))」
阿伊達「在異鄉為囚 被祖國同胞所排斥 即使如此我也無法說謊…」
阿伊達「是誰說 神是愛 因為愛而人戰爭…我會這樣說 別被欺騙了 別被這樣的話語給騙了…!不管誰怎麼說 我也不會說謊 只管向世界叫喊著這個事實 戰爭 只會產生新的戰爭!」
阿伊達「(像是祈禱般)父親大人…!(繼續祈禱般)啊啊、拉達梅斯!我到底是希望哪一方勝利呢…」
阿伊達從下手花道離開。


富奸(喂)了好久繼續補完OTZ

全站熱搜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