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有雷。


事實證明這種東西不要沒事一個人在家看,
尤其是你之前已經知道這個角色是怎樣那樣,
看到最後大概15分鐘我是哭到停不下來的狀況..........||||||||||Orz
(前一次這樣好像是玩遙久三看到景時死的時候...)
不過這樣也比前一次看的時候全悶在心裡沒有哭出來舒服多了,
雖然哭完還是很難過啦..........T_____________________T


「二人でなら、道に迷っても、恐ろしくないだろう
 (若是兩個人一起,即使是迷路了,說不定就不會害怕了吧?)」


劇場版中,あかね和季史為什麼會互相吸引,
說不定就在這句話裡看得出端倪了吧。
あかね身為龍神的神子,卻因為不懂得運用自身的力量、
不了解為何自己身在京的意義而迷失了自己;
而季史則是希望以斉陵王一舞成名來得到他人對自己的愛和關心,
卻迷失在只為了舞而舞的無盡怨恨和自卑之中...

あかね希望有人能夠不將自己當做神子,而是あかね看待,
季史希望有人能夠真心的關愛他,就像是家人一般接納他。
當他們遇上對方時,發現只有在對方身上才能找到他們所需要的,
那就是被對方所重視的感覺。

あかね來到京之後,所有的人、包括以前在現代的同伴,
也都對她抱持著是龍神神子而有的期望,
為了能夠幫上同伴些什麼,藤姬告訴あかね有著神子才有的封印能力,
而在あかね封印失敗溺水的小男孩怨靈後,
她便因為不了解為什麼同伴要對她有所期待的意義,而迷失了自己,
季史在小時候就被母親送進多家當做養子,
不但失去了生母、連繼母和兄弟們也不接納他,
只是為了讓人真心的看上自己一眼,季史開始偷偷的習舞,
開始為了名留舞史而拼命,因此迷失了自己到底所想要的是什麼...

但是悲哀的是,雖然兩顆心互相需要,季史卻已經是死了十年的怨靈,
在十年的哀傷中徬徨的季史,
說不定也是因為看見了あかね心中跟他一樣孤單又無法對人說出口的部份,
所以才停下腳步將薄衣交給她的吧。
也說不定是隱約的認為這個女孩子可以解決自己長年的痛苦而這樣做的,
不管如何,最後季史還是必須被封印,這對あかね來說是痛苦的,
但在她克服了心中的障礙去封印季史後,這也讓她走出心中正確的路。

嗯.......
在之前玩遊戲版的時候,季史的路線實在只是個忠犬故事(被踹)
從頭到尾沒什麼讓人覺得這兩個人會相遇是命運的感覺,
頂多覺得季史好像很可憐(好像是怎樣?),
不然我感受不出遊戲裡的あかね為何需要季史的存在?出來幫她遞花?訴苦?
感覺上好像季史只是為了努力讓あかね知道自己是怨靈然後早點解決他十年的困擾而已...||||Orz
比起來目前關於舞一夜的三個連作:劇場版、漫畫版特別篇(前傳)、遊戲版,
裡面整體來說畫面分鏡跟交代多季史這個角色最好的還是漫畫版特別篇,
接著是本傳的劇場版,最差的是平行世界般的遊戲版OTZ
沒辦法,大概真的是因為水野老師的漫畫版讓我受到極大的震撼,
所以看到劇場版阿史死掉的場面我真的覺得不夠有衝擊力啊 ||||囧rz

不過我懷疑就是因為劇場版那個回眸一笑百媚生阿史讓我太囧了所以劇場版的結尾讓我不是很喜歡吧,雖然我也沒有多喜歡遊戲裡給阿史到現代去的設定...Orz

ha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